互联网人没有假期!

  把别人休息的时间用来工作,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文/唐亚华 赵磊 黎明 孔明明 闫丽娇 苏琦 周晶晶  编辑/魏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不出门后悔,出门更加后悔,”这是大多数人假期的状态。在你纠结于国庆假期要不要出去玩的时候,有这样一批互联网人,在别人休息的时间工作,而且全年无休。

  今天,燃财经和8名没有假期的互联网人聊了聊。他们中有4名创业者,还有公司高管、节目编导、网文作者、女主播。

  他们有过很多心酸时刻。有人在9个月里飞了60次,女朋友和他几乎一周闹一次分手;有人陪家人旅行,结果全程接电话忙工作,导致家人发飙;还有人一休息就忍不住问自己“竞争对手会休息吗”;甚至有人住在酒店顶楼看着车来车往,感叹着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然而,过着没有假期的生活,他们并不觉得委屈。有人认为年轻的时候就是要拼,用假期能换取更高的效率和快速的成长。在他们看来,不休假是主动掌握时间、控制工作的象征,闲下来反而会不安。

  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全身心投入,痛并快乐着,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创业是一场艰苦的修行,做好一份工作亦需要满腔的热忱。不休假付出的是时间,更是责任与担当。

  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01

  放眼望去红尘滚滚

  但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宇 | 必茵连锁酒店创始人

  我做了十几年酒店行业,基本都没什么休息时间。现在刚刚开始自己创业,即便想要一个完全放空的假期,从短期来看也不太可能实现。

  最初进入酒店行业时,我从客房开始,打扫卫生、刷马桶,刷了三个月马桶后,后来做前台、值班经理、店长,一步步往上走。我最大的优势就是我是从扫客房开始的,这个行业里的每个岗位,我都门儿清。

  我先后待过锦江、华住、OYO酒店,做底层工作时很少有休息,酒店排班是做六休一,非常累。做前台的时候,随时要接待用户、退钱等,系统又特别复杂,非常痛苦,睡一天,第二天又要上班。休息的时候就是睡觉,啥也干不了。

  做到管理层之后更累。客人很早就要开始吃早饭,我们从早上7点开始干活,干到晚上12点,还要看看有没有满房,以及酒店入住数据。曾经我在杭州管店的时候,住在酒店顶层,放眼望去整个杭州城,红尘滚滚,但是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根本没有时间玩。

  酒店这个行业,不休假是正常,休假才是不正常,说明生意没做好。

  现在我的创业公司刚刚开始,很多东西都要自己去做,这种不休假的状态估计会持续很久,直到公司走上稳定期。

  我认为时间是每个人本身最简单的资源配置,在我看来,时间有5个基本概念,第一时间是一切的源起;第二时间是稀缺的;第三时间是可以用价格衡量的;第四每个人的时间价格不同;第五,时间可以购买。不休假带来了更快的效率和成长,很多东西用效率的角度都可以理解。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学习的人,会做大量的阅读和思考。

  02

  休息时会问自己

  我的竞争对手会休息吗?

  孙海铭 | 铂岚电子烟创始人兼CEO

  我们公司在深圳,北上广深一般都是早上9点半上班,但我们每天早上8点准时开始例行晨会,雷打不动。所谓的节假日和周末,大家也处于一种随时待命的工作状态。

  大家平时的工作压力比较大,公司几位“马拉松爱好者”担心大家身体吃不消,就引导大家晚上跑步锻炼,慢慢就形成了“加班+锻炼”的文化,每天晚上加班到9点的时候,出去跑上5公里,然后继续回公司加班,算是一种苦中作乐吧。

  我不认同加班文化,但我认同一个常识——今日事,今日毕。如果没完成,那就应该完成。这跟加班不加班,休不休假,没有任何关系。

  在铂岚也发生过加班的趣事:公司一个做设计的伙伴,有一次周末来公司加班,他女朋友也来了。他在那里设计,他女朋友就在旁边吃雪糕。那天,他女朋友吃了5根雪糕,下午就说胃不舒服,要去医院检查。因为这个事,我还专门请他女朋友吃了顿饭,因为耽误人家热恋了。

  临近周末,我经常会有一种焦虑感:明天怎么又是周末了,时间真快。

  电子烟行业现在处在爆发期,竞争非常激烈,各大品牌都在疯狂抢市场,时间窗口非常重要,一刻也不能松懈。每次周末如果我休息了,我都会想一个问题:今天竞争品牌的创始团队在干嘛,他们会休息吗?

  如果让我知道他们没休息,内心会觉得有罪恶感和内疚感,觉得对不起投资人,对不起股东。所以,这样休假也休得不心安。我觉得这是创始人身上担负的一种责任感。

  连续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无假期的作战,有时候确实会觉得疲惫,但习惯以后,闲下来反而觉得非常不踏实。因为很多比我更聪明的人比我更拼命,这是很可怕的。

  这样的工作安排,对于我而言不是被动选择,我更愿意主动去拥抱,发自内心的去接受。创业这条路本来就是逆人性的。

  有时候很累,一旦感觉不那么累了,又充满了不安感。这是创业者的常态,也是很美妙的一种体验感。

  03

  即使时间腾出来

  大脑也腾不出来

  王旭 | 园钉创始人兼CEO

  我们公司是互联网教育项目,我自己基本上全年无休,全国有几家分公司,需要来回跑。我理解的假期就是不用工作好好放松,但是现在基本上不可能,就算我们出去玩,手机上工作也不停。即使时间腾出来,大脑也腾不出来。每天脑子里的事都还在工作上面,很难和生活切分。

  这些年以来我只有早期在研究所工作时享受过正常的假期。2011年之后,我做的是服务银行的工作,也是7×24小时待命。到创业后,就更加忙碌了。近10年来我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假,有时候即便陪家人出去,也还是要在线工作。

  最惨的一次假期是我们一起去成都,从下了飞机我就开始接电话,整个游览过程跟在家人后面走,配合他们拍照片,最后家人都已经发飙了。后来想想算了,就不要这个状态出去了。

  我目前没有假期的状态估计还得持续一段时间,因为公司还有很多波动的周期,需要等到完全走上正轨才能放松一点。要是能休假的话,我挺想到山上寺庙住两天,或者就在一个安静的民宿、小四合院之类的地方待着几天,啥也不干,就是放空。

  我以前会踢球解压,现在也没时间了,就晚上睡觉前听郭德纲的相声。我也知道长期绷紧其实是一个很不健康的状态,但这不是因为要赚更多的钱,只是需要把一些要紧的事情在假期处理掉。创业就是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我们的初心就是要坚持做好我们认为对的事情。

  04

  我们为业绩负责

  不为打卡时间负责

  孙邻家 | 北美华人即时配送平台Gesoo CEO

  我从2012年开始创业,Gesoo已经是我第四个创业项目了。创业这么多年,我脑子里已经没有休假的概念。

  创业公司管理层是没有办法分清楚假期和工作日的,外卖行业更是如此,我们的业务目前是7*13小时运转,业务在运转就会有问题出现,就需要随时救火。

  我在今年5月和我们市场负责人一起去德州考察,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点才回酒店,凌晨一点还在开车找吃的,应对时差(美国国内有时差)的同时,强迫自己足够清醒,和投资人进行电话会议。后来我同事累病了,我自己奋战,一个星期飞了7个城市。

  就在两个星期之前,我跟一个同事在去见投资人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安全气囊都出来了。虽然我们没有很严重的外伤,但我当时的第一想法都不是去医院,而是想先去和投资人把会开了。

  后来处理车祸的警察直接把救护车叫来了,我没办法只能跟投资人说明情况,还是投资人催我去医院,主动改了会议时间。

  我们为业绩负责,不为打卡时间负责,对外得能打能拼,对内得能够持家有方,大到战略小到日常运营,每一处都需要操心。我们很多的思考是需要在白天嘈杂的日常工作结束后才能安静进行的,而且还要不断学习新的运营和管理方法。

  我对公司的业务发展有很多规划,当然在做这些规划的时候,假期是不会单独算进来的。

  毕竟我是在美国创业,美国对劳工的关系很严格,所以我只对自己有这样的要求,但不会强求同事和我一样,也不会强求同事24小时开机在线。

  创业是自己选择的,苦中作乐才是好方法。不休假反而是我主动掌握时间、控制工作的一个象征,加上定时锻炼、自驾放空, 我还挺享受的。最重要的是,节奏正确之后,我个人的专业度,对事情的判断力都会提高,管理的软实力也有进步,毕竟管理是要靠一朝一夕积累的。

  05

  早已习惯没假期

  反倒会以吐槽为乐

  荷西 | 节目编导

  做编导这行,没假期很正常。其实什么工作都累,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反倒会以吐槽为乐,吐槽完了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

  刚入行那会儿录一个节目,连续一个月在公司睡,实在熬不住了,就到附近的同事家眯一会。大冬天,凌晨我还没写完剧本,实在困,就用冰水洗脸,使劲拍自己。

  有一期节目,和嘉宾对完稿之后,领导让我先休息一会,结果录制开始了我还没到现场。因为实在太困了,电话也没听着,最后还是导演来踹门把我踹醒的。那件事对我影响很大,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睡过头,入行六年,只有那一次。

  我并没觉得多辛苦,那时候觉得挺欢乐的。我一年可能要录三、四个项目,有时候十一这样的假期也会录。唯独一个节日,我不会工作。我觉得什么节都可以不过,但是春节一定要,因为平时几乎没有时间陪父母。

  我记得2017年中秋那天,我爸妈来了,但我录节目录到非常晚。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的疲态,本来已经很累了,还假装特别兴奋地带他们逛了超市。我说:“第二天你给我们同事做顿饭。”因为大家都是这行的,中秋节都回不了家。当时我爸妈一脸懵,他们不是很清楚我的工作性质是什么样子。

  就这样,第二天一帮朋友都来我家一起过了中秋,我爸妈给大家做了好多菜,包了饺子。但其实我心里清楚,他们可能还是只想和我一个人过节。

  我第一份工作是朝九晚五,放弃了这样的工作,有得有失。时间不规律的工作,有时候要熬一整夜,往往还伴着高压和挑战。但你做完一个节目时获得的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心声,很多人做了一个节目,当看到片尾自己名字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每份工作都有不易,就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调节方式。

  06

  我会关灯拉窗帘放大悲咒

  当作一次短暂高效的“休假”

  常廷 | 时空视点高管

  我在品牌咨询这个行当已经八年了,今年上半年是最忙的一年,也是产生质变一年。我们团队竞标拿下一个五千万的客户,不过这个客户不在京,所以每周都要来回跑,每天12点前睡觉都是奢侈。我在航旅纵横上的记录已经超过99.8%的用户,前9个月飞了60次,平均每个月飞7次,真是比艺人更夸张。

  两个月前,产品上市前夜,我发烧烧到38.5℃,还要连续三天每天开会到凌晨一两点,后来去医院输液,护士刚准备扎针来了个电话,我就放下衣袖跟护士说先等等。

  这种强度肯定对我个人生活有影响。上半年因为出差太频繁,和女朋友差不多一周闹一次分手。回来也没时间陪她,有次约了看电影,结果电影结束了还在打电话。

  现在的工作强度和压力确实比前几年更夸张,但这个行业就这样,换个公司也不会有区别。我在其他公司的一个朋友,为拿竞标就在公司搭了张简易床,在那吃睡一个月,最悲惨的是,最后不仅竞标失败,还被开除了。

  对假期我还是很期待的,最近我也在督促自己要“会玩”,不要忘记放松和生活。

  在工作之余,我也会有意识培养自己静心的能力,比如把灯关上,把窗帘拉上,放大悲咒,尽可能放空头脑什么也不想,就当作是一次短暂高效的“休假”。

  不过一切的努力都很值得,我也很热爱我的工作,它带给我无限的新鲜感和成就感。在这个行业需要面对不同客户、不同项目,需要不停创新,每次的创意执行后也会很有成就感,我也成为了全行业这个级别最年轻的业务负责人。

  07

  日更必须保证

  每个想写出名堂的作者都不敢懈怠

  洛城东 | 网络文学作家

  在很多人眼中,网络文学作者是很自由的,在家就可以工作,想出去玩也是说走就走。其实这是外界的一种误解,网文作者这个职业,基本上全年无休,工作和生活没有太明显的界限,每天什么时候写你可以自己安排,但不能不写,日更是最基本的职业要求。

  我的习惯是,每天早餐七点起床,先列一个今天要写的提纲,然后写两个小时,晚上再写两个小时,每天写四千到八千字,两章,日复一日,坚持更新,生活非常规律。

  和传统作家很不一样,网文作者日更是因为按章付费的这种模式,要求作者想办法维持读者的阅读兴趣和习惯,比如一本书尽量推迟完结,尽量往长写,每天都要更新,不能无故断更,才能有比较稳定的收入。

  要是哪天没有更新,书评区和网上就会有很多人出来骂你,说你膨胀,进而去挑更多内容上的毛病。只有更新稳定,并且经常爆更读者才会支持你,把月票、推荐票投给你的作品,打赏也会更多。

  要建立这种个人品牌和认知度需要长期的努力,一本书有没有潜力,前期是看不出来的,更新到一定章节数就会积累起读者,所以每个以此为生或者想写出名堂的作者都不敢懈怠。我认识一个女作者,怀孕待产的前一天还要在病床上码字,我也有过大年三十晚上家人看春晚,我在码字的经历。

  作者都有自己的写作节奏,小说情节的推进要时时在脑子里演练,然后及时记录下来,几天不写就容易乱。所以大把的自由时间对我们也是一种考验,坚持和自律非常重要,但这两样都是说来容易。日复一日的单调状态很容易让作者懈怠,慢慢走入瓶颈期,或者形成非常不健康的生活作息。我的问题可能就是持续性焦虑,不管干什么都在想要写什么,有时会把自己搞得很疲惫。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工作,网文作者相对自由,不用处理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会问题,整体工作强度也不是很大,我还是很喜欢这种状态的,从2009年到现在将近10年,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还是建议年轻作者能养成好的习惯,日更肯定是没办法改变的,但好的习惯和写作节奏能让你劳逸结合,提高生活质量,毕竟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嘛。

  08

  把别人休息的时间用来工作

  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西西君 | 虎牙才艺主播

  我特别羡慕那些大主播,观众对他们的容忍度特别高,哪天说有事要请假,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而像我这样没有固定粉丝群体的小主播,就只能靠刷脸维持存在感,哪天要是没上播,就会有一票人取消订阅。

  每天晚上八点,我得准时出现在直播间里,然后一直播到十二点多将近凌晨一点,直播的内容很宽泛,唱歌跳舞聊天,偶尔打会游戏。要是有观众来体验,可能觉得这五个小时轻松愉快地就过去了,但对我来说这是无比漫长的五个小时。

  为了这五个小时,我要从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就开始准备,撸个什么妆,穿哪几套衣服,哪些歌唱过,哪些还没有,要跳几个舞,如果有人刷礼物还要多几个备选……这些事情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准备,但每天都是差不多的流程,身体上的劳累可能还不算什么,心理疲惫非常严重。

  有一次我感冒发烧,在上播的前五分钟还在敷冰袋,本来是打算通知一下大家请个假,但还是忍着上播了,有很多人让我照顾好自己,礼物也比平时收得要多一些,还是很感动的。

  直播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分等级,分势力,有的大主播直接和平台签约,自由度会高一些,有时候时长不够,开个录播或者只放BGM直播间都会有人刷礼物,很轻松就能达到要求;我也认识一些和公会签约的小主播,要求非常严格,有的主播全年无休,尤其是在其他行业的人都放假的时候,会有更多时间来看直播,那就是主播们的“旺季”,要严阵以待,不能出半点差错,请假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还算相对轻松一点,每天都播是一种自我要求,想成为签约主播这也是必不可少的,要想在这个行业立足必须有这样的毅力。但也有很多人是被逼无奈,她们就只是平台和公会赚钱的工具,换做是我就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我也有很多次想过放弃,但想一想直播间里那些逗比的水友,就觉得这个工作不只有赚钱这一种意义,也有很多说话很难听的人,直播间的复杂环境让我坐在家里也能认识社会,获得成长,这种机会还是挺难得的。

  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反正年轻的时候还能拼,没有假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把别人休息的时间用来工作,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荷西、常廷、西西君为化名。

发布日期:2019-09-29 16:35:49